莆田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农业机械

挖掘机之都广丰无数机械闲置

2021年11月17日 莆田机械设备网

挖掘机之都广丰:无数机械闲置

挖掘机之都广丰:无数机械闲置2013-05-14

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叫项达昌的广丰农民,开着挖掘机在上海挖出了第一桶金,成为那片贫瘠的土地上诞生的第一位亿万富豪。自此,围绕着挖掘机的打工造富传奇,在广丰每年近30万人的劳务输出军团里被不断复制。

从几台机械小打小闹到7万多台的铁甲军团,广丰挖掘机如今的保有量占全国总量的1/10,挖掘机市场带动的劳动力超过20万人,1/3广丰人靠挖掘机致富。

有句玩笑话说,广丰的挖掘机打个喷嚏,上海就有一半建筑工地停工。

巨大的需求催生了庞大的市场。新世纪的头十年,国内外各路挖掘机厂商、代理商云集广丰,他们不惜以低首付、甚至零首付的销售手段,将数万台价值几十万、上百万的挖掘机搬到广丰。一时间,广丰和整个工程机械行业一起,见证了挖掘机给他们带来的共同繁荣。

然而,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趋缓、国内房地产宏观调控深入、各地挖掘机需求趋于饱和,靠工程吃饭的广丰人开始揽不到活、还不上款,无数挖掘机闲置在县城各处,在温润的江南丘陵上等着生锈。

货款拖欠事件不可遏制地蔓延开来,广丰人十余年在挖掘机圈子里树立起来的信誉急转直下。收不回钱、卖不出机器的厂商代理商,纷纷退出广丰,人去楼空。

仿佛一夜之间,疯转了20年的造富机器突然停止了转动。刚刚过去的辉煌好像是一场幻觉,给那些为迅速致富而辍学开挖掘机的年轻人留下了一个个难解的问号,也给地方经济发展提出了新的课题:打工经济创造的发展奇迹如何才能稳固?

造富机器

1997年底,上海浦东新区一处工地上,开来了一台有点破损的挖掘机,它的主人是一个25岁小伙子,他叫李泽坤,是江西广丰五都镇人。

挖掘机的到来,使得大部分仍是半机械化施工的工地加速运转起来,人力和四轮推土车都不敢从它的脚边经过。

当时的李泽坤并不像现在这样富有,更没想过他这样一个贫困县的农民十几年后能在上海开豪车住豪宅。他只是瞅准了上海工地需要大量挖掘机的机会,把打工攒的本钱,加上从亲戚朋友处借的钱,总共凑了30多万元,全款买了这台二手的小挖掘机,来上海淘金。

当时,一台挖掘机作业的利润比较可观,一个台班就2000多元,还招待机手吃喝住宿,享受工地最高待遇。

一个月一般30个台班,多的时候可以做40个台班。李泽坤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头3个月,他就赚了差不多15万元,不到一年,他就把买挖掘机的钱挣回来了。

2000年,李泽坤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给自己购置了一台全新的挖掘机,并把他的一个胞弟和妻子的6个兄弟姊妹都先后从广丰接到上海,干起了土石方工程。2003年,这一家8人最多时拥有27台设备,其中包括21台挖掘机,一年能赚几百万。

在广丰,李泽坤这样的故事几乎每个人都会讲出很多个。但真正的挖掘机第一人,是广丰五都镇花棚村一位叫项达昌的村民。

上世纪90年代初,项达昌与同村人合伙购买了广丰第一台挖掘机。同样是在上海,他挖出了广丰人的挖掘机劳务输出史上的第一桶金。

1995年,花棚村已有近百台挖掘机,之后每年都以几十台的速度增长。最高峰时,全村4600多人,过半劳动力都在长三角打工,且绝大多数从事与挖掘机有关的工作。

花棚村有个有意思的现象:只需看下这家的房子和车子,就知道拥有几台挖掘机。据村主任介绍:房子建得漂亮,说明这家只有一台挖掘机。房子建得漂亮,又有小车,说明这家人拥有两台挖掘机。如果车子是奥迪、奔驰之类的话,这家人至少有5台挖掘机。

在花棚村造富传奇的示范下,挖掘机热潮从五都镇席卷整个广丰。20年来,几代广丰人背井离乡,开着挖掘机行走全国各地,挖土方、干工程,从长三角到珠三角,再到云贵高原、青藏高原,甚至出国到了东南亚、中西亚。

一个没有挖掘机生产历史的内陆县,无中生有打造出了一个挖掘机之都,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轨迹。

在当地,有个段子形象地描绘了广丰人在挖掘机施工上无可比拟的影响力:在江苏某工地的竞标大会上,工程方提出的唯一要求是,谁能在第二天聚齐300台挖掘机,工程就由谁来负责。第二天,广丰人的300台挖掘机齐刷刷摆在了工地上,顺利拿下工程。

李泽坤说:有句玩笑话这样说,广丰的挖掘机打个喷嚏,上海就有一半建筑工地停工。我估计,上海浦东90%的土石方工程是广丰人在做,松江、闵行则在95%以上。光一个松江区,广丰人就有3000台左右的挖掘机。

从最初几台机械的小打小闹,到如今7万多台的铁甲军团,据广丰挖掘机协会统计,截至2012年,广丰的挖掘机保有量如今占全国挖掘机总量1/10,占据江西省70%以上的市场份额。

广丰挖掘机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广丰的挖掘机从业人数逾14万人,如果加上销售以及家属之类的,挖掘机市场带动的劳动力超过了20万人。1/3的广丰人靠挖掘机发家致富,年产值达140亿元,这超过了全县2012年地区生产总值的一半。

挖掘机上的打工经济造就了一大批富人,也极大地推动了后来被称为广丰速度的县域经济发展。十几年间,广丰从国家贫困县迅速成长为省级经济强县。

疯狂的生意

挖掘机赚钱,广丰人的胃口也越来越大。

2008年之后,各地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对挖掘机的需求一度达到顶峰。

2007年,广丰人只有2万多台挖掘机在国内各地作业,到了2009年底最高峰时,这一数字就达到了7万多,两年之内整整增长了5万台左右。而2008—2009年,全国主要23家挖掘机制造企业的销售总量,也仅有17.2万台。

仅在广丰当地,一年销售的挖掘机数量就高达4000余台,这几乎占了挖掘机行业老大三一重工[-0.73% 资金 研报]过去一整年销售量的半壁江山,是行业老二福田雷沃去年一整年的销售量,甚至是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总量。

广泛的消费群体使广丰挖掘机市场成为挖掘机企业的必争之地。这里几乎聚集了日本的小松、日立、久保田、竹内、住友、神钢,韩国的斗山、现代,美国的卡特,瑞典的沃尔沃,国内的三一、柳工[0.73% 资金 研报]、众友、中联重科[-0.94% 资金 研报]、山河智能[-0.70% 资金 研报]、龙工、力士德、徐工等耳熟能详的国内外知名工程机械品牌。在广丰,一个简短的展销会就可以出售上千台挖掘机。

然而,一台挖掘机少则几十万,动辄上百万,广丰人怎么消费得起如此众多的昂贵机器?

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一般只要十几万元能够支付首付就可以提机做事。在2010年广丰首届挖掘机博览会上,曾有一位广丰挖掘机创业者在介绍创业历程时这样说。

因为大多数买家很难一次性付清全款,他们往往通过分期付款或者融资租赁的方式获得挖掘机。

以往,按照行业规则,为了控制风险,每台挖掘机不论采取哪种销售方式,用户首付比例都要在30%以上。

但近年来,30余家挖掘机代理商在广丰短兵相接,为了实现产品销售最大化,一再放低商务条件。10%首付、5万首付,甚至零首付提机这种高风险的销售方式在广丰早已屡见不鲜。更有甚者,有的代理商为了冲业绩,不惜为买家垫付首付款。

买挖掘机也得到当地政府的鼓励。近几年,广丰县政府每年拿出几千万元贴息小额担保贷款额度,专门帮挖掘机创业者解决融资瓶颈,并采取多项措施为挖掘机保驾护航。

广丰当地一位代理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由于广丰挖掘机需求量大,人讲信用,且有政府贴息贷款支持,厂家便将首付款一降再降。

为了拼抢客户,促销手段也被用得淋漓尽致。2009—2011年,广丰的挖掘机老板们全面、充分地领略了厂商们的热情。

据一位挖掘机老板回忆,在广丰街头随处可见团购挖掘机有礼、购挖掘机送破碎器以及抽奖送现金、送电脑、送汽车这样吸引人们眼球的挖掘机的促销广告。